磕磕

一个废物

“爱你,就像吃蘸盐的面包
像在夜里狂热地疾走
                         再将嘴唇凑近水龙头,
像打开没有标签的沉重包裹
                         焦急、愉快、小心。
爱你,就像第一次
飞跃大海,像薄暮
                         轻轻落在伊斯坦布尔。
爱你,就像说‘我活着’。”

偶因风荡,或被云催

为什么我这么糟糕?

白白活了这些年纪  胆怯  懦弱  不敢开口对别人提及自己喜欢的人  不敢勇敢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一直拿学习作借口  其实也没有在好好学习  就是畏缩  就是活得像个小偷  没有一分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真羡慕那些鲜艳的人  有很多有趣想法的人  有很多花样的词骂人的人  刻薄的人   都是鲜艳的人  有好多好多色彩  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生机勃勃

我是灰色的 像照片里的影子 平面的乏味的  是所有人都不想多看一眼的无趣的日期数字

每一次手机震动,消息提醒的红色数字出现,我都惊喜。


不是恋爱中,那是奢侈的人才有的享受的等待。


我只是希望有个人来和我说话。


真是没有和人亲近起来的本领呀。

和室友一同出游,两个人躺一张大床,相对默默无语,居然背靠背玩起了手机 ,好似途中偶遇陌生人分摊旅费。

人情世故皆学问,于我是费解难题。

感觉钱财这种东西一定要散在美人身上才有意义。

所以很多姑娘打扮自己。

而我因为太丑,所以追星。


生命像绝症缠着我不放。


英年早逝其实是个很美的词。


他说: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乃是生命为自己所渴望的儿女。他们是凭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他们虽和你们同在,却不属于你们。你们可以给他们以爱,却不可给他们以思想。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你们可以荫庇他们的身体,却不能荫庇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们在梦中也不能想见的。


除非临到了别离的时候,爱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深浅。

love gives naughty but itself and takes naught but from itself.
For love is sufficient unto love.

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因为爱在爱中被满足了。

觉得自己真是大俗人一个。

看亦舒就天天手不释卷一日3本的刷,看看诗歌散文就开始走神喝水,打开手机刷lof。

哎,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真是没点长进啊。